2008年11月30日星期日

將臨期第一主日

今天是將臨期第一主日,又到了新一個禮儀年。

翻開彌撒經書「正文」的首頁,讀到似曾相識的這首進堂詠:

Ad te levávi ánimam meam: Deus meus in te confído, non erubéscam: neque irrídeant me inimíci mei: étenim univérsi qui te exspéctant, non confundéntur.
Ps. Vias tuas, Dómine, demónstra mihi: et sémitas tuas édoce me.
中文:
上主,我舉心向你;我的天主,我要全心倚靠你。懇求你不要使我蒙受羞恥,也不要容許我的仇人歡喜。凡期望你的人,決不會蒙羞。
聖詠:上主,請給我指示你的道路,教導我你的途徑。

最近有幾位朋友問我:是從哪裡學來這麼多的拉丁文?其實這問題,與這篇進堂詠亦有一點淵源。

小弟中學時就讀玫瑰崗學校,裡面的小聖堂有間祭衣室。我中學時代的不少時光,是在那祭衣室中,與輔祭會的兄弟們度過的。

祭衣室的正中有一個十字架,它旁邊常放著一本叫「Ordo」的拉丁書仔,當中詳列了每天舉行彌撒的神父祭衣顏色。當時輔祭佈告版上,會有一個表,列明「Rub」是紅色、「Alb」是白色、「Vir」是綠色等。

也許是天主給了我額外的恩寵,使我不單對那本書的「顏色」資料感興趣,而是內心產生了一種「鼓勵」,要讀通那本書仔。於是輾轉之下,在銅鑼灣那間商務印書館,買了本叫《Latin Made Simple》的自學書籍。我的拉丁文學習,就是由中學二年級的那刻開始的。

當然,若純粹為學習禮儀年曆的知識,而學習拉丁文,那將是非常枯燥的一回事。於是我就在那間祭衣室裡不斷「尋寶」,並先後找到了「前輩」留下的梵二前出版、英文拉丁對照的《羅馬彌撒經書》、《羅馬禮典》、《道明會遊行禮規》和幾本額我略詠歌集。

後來,慈幼會的斐林豐神父給我送了一冊拉丁通行本聖經(Vulgata)、常用經文集(Liber Usualis)、全套新禮日課經(Liturgia Horarum)和聖多瑪斯的神學大全(Summa Theologica)。他的鼓勵,實在令我得益匪淺。相信他給我的最大得益,是將聖經、教會訓導、歷史、聖人行實、教義和神學的進深和鑽研,整合在「禮儀」的綱領之內。

為我而言,《羅馬彌撒經書》的第一頁,並不是憲令、亦不是禮規,而是教會自遠古以來就已習慣誦念和詠唱的「祈禱」。它的本質和使命,是要我們舉心向上,無時或息地,藉著基督、在聖神內、向聖父獻上欽崇和讚頌。

Ad te levavi animam meam ...

5 則留言:

Joseph Hung 說...

haha... yeah... that's what you taught us when we were in F.2!!!

彌額爾 說...

好的神長就是會把握不同時間,因應教友的興趣和需要,加以全面的培育。能遇上斐神父的確是天主的照顧。
的確,我們經常對一些「小節」都很感興趣,其實如果我們能把這些興趣化為對追求真理、倫理、信德的熱誠,那就是教會豐富禮儀和熱心敬禮的目的了。

Edward 說...

Joseph,

玫瑰崗母校那段日子,實在值得回味。

還記得Father Mendoza嗎?少年時候,常覺得他好惡好惡。現在回想起來,實在是一種出自慈父的苦心。而當他在告解亭中,更是一位超慈祥的慈父。

近日在 Facebook 找回很多久別多年的中學同學。一張張臉孔,令我回想起一幅幅昔日校園生活的影像來。

看來改天搞個home-coming都應很不錯吧?

Edward 說...

其實回想起來,斐神父雖說學識淵博,但他亦具備很深厚的牧民熱情。

小弟最初在海星堂堂區做輔祭時,曾有好一段時間,在柴灣村十二座的彌撒中心做輔祭的。當時有位熱心教友鄺太,每次彌撒完,都必會備有一大煲綠豆沙,以款待留下來的教友。那種閒話家常的傾談,實在令人非常愉快。

很多教會的道理,就是神父們在當時的閒談之中,灌輸給我們的。

還記得斐神父送我拉丁通行本聖經的那一天,我的的確確好像「執到寶」一樣。那種感覺很像:世間有一些事物,要比我的祖父更年老的。那不就是「傳家寶」嗎?

所以我對傳統和古老的事物,特別有一份愛惜。

現在那本聖經,與一本希臘文新約聖經,同寄存在中大Katso的Soc房中。希望我的師弟妹們,亦一樣對它們愛惜啦。

匿名 說...

The first time I saw your Vulgata in Soc room, it's really like discovering a treasure. I have never expected to see one...!
That has actually sparked off my interest in Latin....although no time to drill it deep!

The funniest thing is to realise that it belongs to you some time after my discove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