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1日星期日

評〈默主哥耶朝聖的感想〉

今期公教報第9頁,刊登了尹雅白神父的分享文章,題為〈默主哥耶朝聖的感想〉(一)。當中,他暢談了在去年十月往默主哥耶「朝聖」的經驗。這篇文章很值得大家注意。

我認為文中有兩點值得深思--

......我真後悔前幾年對默主哥耶聖母的顯現事蹟一點也不關心,完全沒有放在心上。心裡總在想,教廷還沒有正式承認的聖母顯現,最好還是不要去理,這樣的思想在我心中作怪,因此一而再,再而三,一直推到今年......

默主歌耶「顯現」的支持者們,往往很喜歡採用一種講法:「教廷還沒有正式承認」,以期達到兩種效果:
  1. 教廷將來始終是會對默主哥耶現象,作出正式確認。
  2. 在教廷作出定斷之前,個別教友或聖職人員,可公開(即透過言論、出版、各種媒體)地支持或聲援某些聖母顯現事跡的真實性。
他們往往傾向將希望訴諸「未來」,且在過程中凌駕(bypass)甚至忽略(ignore)當地主教的合法權威。基本上,這蘊含著不健康的「隔山主義」(Ultramontanism)色彩--即認為只有羅馬教宗「最後」和「終極」的判斷才要「算數」,而本教區主教的判斷則可被「擱置」;地方主教的立場,不是「教會」的立場--這種教會觀,的確十分有問題。

然而按照教會的既有紀律,一如在列聖品案(canonization process)的傳統中,判別聖母顯現的真偽問題方面,地方主教始終保持著「原訟庭」(court of first instance)的角色和地位。按照信理部的貝爾托內(Tarcisius Bertonus)總主教在1998年5月26日發出的一份覆函所指出:

The main thing that I would like to point out is that the Holy See does not ordinarily take a position of its own regarding allegedly supernatural phenomena as a court of the first instance. As for the credibility of the "apparitions" in question, this dicastery holds to what was decided by the bishops of the former Yugoslavia in the Declaration of Zadar, 10 April 1991: "On the basis of the investigations so far, it can not be affirmed that one is dealing with supernatural apparitions and revelations."

而從歷史經驗得知:地方主教所肯定的聖母顯現,可在後來被教廷推翻、而最終被否定;但由地方主教所否定的聖母顯現,則基本上不可能被羅馬受理、翻案、而最終被肯定。

默主哥耶所屬的教區(Mostar-Duvno)主教Msgr. Ratko Peric對那些「顯現」所持的否定態度,乃眾所周知。大家可以參閱他在自己教區網頁中的立場

而截至2008年6月27日,該教區的立場,仍然沒有任何改變。按該主教公署秘書長通告稱:

As if we don't have more important Church issues to deal with in these difficult times and as if there don't exist more pressing social issues that require our attention in this country, amongst our people and in this region, than the spreading of unfounded, incoherent news and contradictory statements on the phenomenon which was already in 1991 theologically and authoritatively resolved at the level of the Bishops' Conference which declared: On the basis of comprehensive investigations on the entire phenomenon of Medjugorje — to this daythere has been no valid proof that these events concern supernatural apparitions or revelations!

此外,尹神父又說--
......我再去找一些有關默主哥耶的資料,發現有許多地方與露德及花蒂瑪聖母顯現時雷同之處。比方在露德的顯現中,政府逼害恐嚇伯爾納德,本堂神父和當地主教也很懷疑,甚至父母也禁止她去見聖母,在花蒂瑪,不是也一樣嗎?
這也是默主哥耶支持者所喜歡使用的論辯:
  1. 他們試圖聲稱:在花地瑪的聖母顯現事件中,當地主教的立場也是採取「懷疑」的態度,而最終也是「採納」。這與默主哥耶的「聖母顯現」現象,也是異曲同工。
  2. 他們接著主張:既然歷史是如此發展,則今天的個別教友和聖職人員,比教會官方更早地接納這些「超性」現象、進而廣為宣傳,實在亦應受到鼓勵。

問題是:歷史並非如同他們所想像的那般發生。

他們似乎混淆了地方主教們在調查過程中的「懷疑」和「審慎」,與正式聲明的「有證據支持」/「沒有證據支持」、「可信」/「不可信」之間的分別。

如先前所述,默主哥耶的聲稱「聖母顯現」,在1981年開始出現,而地方主教團在1991年達致否定結論,且獲教廷的支持。事件距今共27年之久,而教會的正式立場並未有改變: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the Bishops have been following the events of Medjugorje through the local Bishop, the Bishops’ Commission and the Commission of the Bishops’ Conference of Yugoslavia for Medjugorje.

On the base of studies made so far, it cannot be affirmed that these matters concern supernatural apparitions or revelations.

相反,若我們細察在露德(Lourdes)的聖母顯現,發生於1858年。地方主教則在1862年(即四年後)完成了調查,並公佈結論:

We adjudge that the Immaculate Mary, Mother of God, really appeared to Bernadette Soubirous on February 11th, 1858, and subsequent days, eighteen times in all, in the Grotto of Massabielle, near the town of Lourdes: that this apparition possesses all the marks of truth, and that the faithful are justified in believing it certain. We humbly submit our judgement to the judgement of the Supreme Pontiff to whom is committed the Government of the whole Church.

而在花地瑪的聖母顯現,發生於1917年。地方主教Correia da Silva在1930年(即距離事件近13年)完成調查的結論:

In virtue of considerations made known, and others which for reasons of brevity we omit; humbly invoking the Divine Spirit and placing ourselves under the protection of the most Holy Virgin, and after hearing the opinions of our Rev. Advisors in this diocese, we hereby: 1. Declare worthy of belief, the visions of the shepherd children in the Cova da Iria, parish of Fatima, in this diocese, from the 13th May to 13th October, 1917. 2. Permit officially the cult of Our Lady of Fatima.

兩者實有天壤之別也!

至於教會內個別人士,是否可以擅自散播「獵奇文章」,則教會亦並非沒有判斷和規定。誠如先前小弟所提過的:

小弟願意援引教廷信理部於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所發布的一項聲明。當中指出:(一)聲稱啟示的書刊及與其相關信息,往往危害信德及倫理,教友們有責任避免閱讀或傳播;(二)涉及該些「啟示」的有關著作,應首先呈交教區主教審閱。(內容可詳見《公教報》第3074號刊載之主教公署通告

12 則留言:

匿名 說...

比之“默主歌耶人士”更加可悲的是大陸許多傳揚“主內真生命”的cults,也就是華蘇拉的追隨者們。這些人都自認為是“公教徒”甚至“忠貞的公教徒”,但是卻信奉和傳播華蘇拉的異端道理,當有識之士指出華蘇拉本人并非“公教徒”她的教導也不為天主教當局所接受的時候,這些人士立刻扯正教會的虎皮,說“華蘇拉是正教基督徒”,然后就是一大套的“公教正教業已合一論”等等。可是當人們指出,華蘇拉的異端道理早被希臘正教會的主教會議棄絕,其本人也被摒除與和正教的共融之外。另外多個不同聖統(包括香港都主教區在內)都曾多次譴責過華蘇拉的錯謬教導,或者至少表明其與立場與教會不同,其行事與教會無關。為什么中國的這些團體對這一系列的事實選擇性失明呢?
但是正如所有的cult成員一樣,被洗腦的“真生命”分享者們只看他們愿意看的,聽他們愿意聽的。對以上的質疑,他們可以很干脆的回答:我們是公教徒,做什么要去管什么東正教的主教的禁令?
于是當公教方面有不利于華蘇拉的證詞的時候,他們拉正教來做擋箭牌;當正教方面不支持華蘇拉的時候,他們又以自己是公教徒為由表示不聽命于正教。當我們指出,公教正教其實都不支持華蘇拉的時候,他們就捂著耳朵跳腳大喊“假的假的,你們說的全是假的,只有華蘇拉是真的”。
當某些團體走到了這一步的時候,我看也真只能稱他們是cult了。當他們在謬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以至于出現種種乖僻的行為(比如拆散家庭,離間骨肉,煽動動亂等等)——這也是幾乎所有cult共有的特點——然后“遭王難”,被司法機構“專政”,豈不是意料中事么?這種自招的災難,又如何能叫人相信是“致命的花冠”呢?到不如說是“上主的顯罰”比較恰當罷!
——路人乙

Calvin 說...

Edward,

很好的分析!
我也與此等人有好幾次的接觸。在我與他們的接觸後,我簡略作出一個結略。Mordernist及此等人,「經常」將「傳統」與「錯誤」交差在一起。也許,這是「為一切人,成為一切」,但更深的,其實就是他們希望把已經教會及信友承認為正確的「傳統」中,加上「未被確認」的「顯然」。

一般人眼中,以為他們很正確,很傳統。但其實,他們只不過是希望掩人耳目矣!

說明了,只不過是「披著羊皮的狼」矣!

本人對本地地方教會對「默主歌耶顯現」的處理手法非常不滿。根本從來沒有看過陳樞機或秘書長表達教區在這事的立場!希望教會當局盡快表明立場,並處理有關神父,向他們說明教會當局的立場。免得更多人受傷害,或誤入其途!更應要求他們作出Profession of Faith!

Edward 說...

Calvin兄:

小弟對你的掛慮,其實亦深有同感。

當人們刻意地迴避牧者的聲音、又或只對自己喜歡的聲音聽得入耳時,那就已陷入所謂「spiritual blindness」之中了。

也許你可以讀讀李亮神父的這篇文章--

對私人啟示的一些反思

Edward 說...

路人兄:

小弟對華蘇拉事件的來龍去脈,其實並不熟悉。

經您解說,才知道原來它在國內出了這麼大的問題。

Sherman 說...

路過......

個人愚見認為, 其實, 只要人肯歸依, 肯悔改, 肯成聖, 顯現與否...重要嗎?

而事實上, 默主哥耶的的確確改變了很多人的生命. 毫無疑問, 他絕對是一個更新信仰的地方, 每日守齋祈禱唸玫瑰經, 怎様說也是一件好事.

天主救恩計劃的終向在於要人悔改歸依祈禱. 與其爭論聖母有否顯現, 都不如投放更多精力, 令更多人悔改歸依. 因為時間已經不多了.

Edward 說...

尚民:

小弟在大學時代的初期,亦曾有過和你差不多的想法。試回憶一下,有位朋友給你一張聖母祈禱咭,背後寫上「默主哥耶聖母要你做的五件事」(即:唸玫瑰經、守齋、讀聖經、修和聖事、聖體),有哪位熱心教友,不會被這五項呼籲吸引、並感到被鼓勵?

但在考查和細究後得知,這五項「呼籲」,其實與方濟會以致整個教會的靈修傳統,可謂一脈相承。這些經過歸納和過濾的「訊息」,再被包裝處理,就成為現時人們所普遍流傳的默主哥耶訊息版本。但這些撮要,與默主哥耶「顯現」最初期的訊息,則可謂風馬牛不相及。

我們不能否認,默主哥耶現象和其「每月更新」的訊息流傳,與教會內所日漸醞釀和形成的各種運動和現象有著密切關係。

就我有限經験所認識的默主哥耶支持者而言,不乏認真於祈禱和靈修生活的良善教友。然而在他們當中,我亦深刻地覺察到一種主觀主義的思維,正在彌漫和散佈。

沒有人會否認「多守齋祈禱、讀聖經、唸玫瑰經、辦告解、朝拜聖體」本身對信仰有益,「皈依」按定義而言,亦必定是一件好事。但當這些善行,源於一些充滿疑點的動機時,這個動機在倫理角度而言,就有可能變得不純正。而不純正的意向,則可侵蝕一件本來美善的行為。

舉一個例子說,所謂聖女畢哲的十五篇禱文,其實是一連串富有豐富意義的祈禱經文。但當人們是著眼於「聖女畢哲所受的神視」和「特殊許諾」而誦念該些禱文、但這些神視和許諾卻不是建基於事實時,這些動機就變得很有問題。

OK,你可以說:天主可以從人意志和動機的未盡完善處,予以補充而使效果獲得轉化。但我們亦不可忽略:天主不一定要這樣做。雖然萬美萬善和無限慈悲的天主,可以從人的缺失處帶出美滿的結局,但從倫理角度而言,我們若藉著做一件錯事,而冀求天主帶出善果,則陷於妄望的、相反聖神的罪過。(參閱羅六1-2)

根據默主哥耶所屬教區Mostar-Duvno的主教Ratko Peric的訓示:默主哥耶地區的朝聖者們獲得的善果,其實究其因由,乃應從天主透過教會施予聖事的恩寵去解釋,而不應歸因於「聖母顯現」。

但從此一訓導,則我們得出另一疑問,就是:為求獲得這些恩寵,則我們大可不必去默主哥耶。因為從信德的眼光看來,默主哥耶的告解聖事,與本人在將軍澳聖安德肋堂所領受的告解聖事,兩者實無二致。

當有人(因為諸如群眾因素等)覺得默主哥耶的聖事「特別」有效時,我們的信仰動機就蘊含著變得含糊的風險。情況就有如某些團體,對聖體櫃內的聖體不置可否,但對明供出來的聖體則趨之若驚。然則,這些教友到底是在朝拜主耶穌、抑或只是在朝拜那明供聖體的「光座」?

況且,我也認識一些默主哥耶的擁戴者,抱著貪求神視、追縱奇跡的歇斯底里獵奇現象。他們傾向於將一些自然變化視為「神跡」。最明顯的,莫過於今個星期尹神父在公教報所述的「肉眼直視太陽」現象。不少人稱這為奇跡,但Ratko Peric亦指出,在他的教區內,正有不少人因為直視太陽而令視覺受損。而在他的教區內,亦從未真正核實過任何有關來自默主哥耶的「奇跡」。在他教區內,默主哥耶所最為明顯的現象,是朝聖者的活動,往往有意無意地,給當地個別叛變的方濟會士帶來支持,從而給該處的地方教會,添煩添亂。

當一個朝聖旅程,在帶來個人的「豐富靈修經驗」時,同時卻要以犧牲教會共融來作為沉重代價。你認為值得嗎?

現代人常有重「私利」而輕「公益」的傾向。也許默主哥耶所帶給教會的困擾,只是這大圍現象的一個寫照而已。

一日克己復禮,天下歸仁焉。願共勉之。

Sherman 說...

尊重你的看法但不敢茍同...

固然, 如果一切都只著重於神蹟而不顧靈魂上的益處, 就很不妥當. 但縱觀曾到過默主歌耶的教友確實在信仰生活上大有進步, 這正是聖母所呼籲的. 不得不否認的一點是, 天主的義怒確實已快滿瀉了; 而默主歌耶的信息亦是在回應聖母在花地瑪等地的呼籲. 即使如果你今天告訴我所有神視者也在說謊, 聖神也巧妙地讓他結出豐盛的果實. Have Faith! He will take care of the rest.

個人對默主歌耶是中立的, 因為我覺得只有天主才全知一切. 我知道的既然那麼有限, 就不該評論些甚麼. 其實, 顯現與否真的一點也不重要. 回應聖母改變生活才是關鍵. 畢竟, 沒有事比人靈的得救來得更重要. 只要人靈能得救, 一切犧牲和困擾都來得有價值. 耶穌也不是為這來到世上嗎?

小孩子才能進天國. 讓我們拋下一切個人理性的分析及成見, 而將自己的心完全交付給聖母, 熱心回應, 好使她能帶引我們, 步武基督. 因為沒有事比人靈的得救來得更重要.

Edward 說...

尚民:

多謝你的意見。

你是在哪些點上不敢苟同?

小弟已於新題中,回應了你的意見。

匿名 說...

EDWARD弟兄﹕
捧讀大文,感慨殊深。在加拿大的多倫多,自數年前梁達材神父參與成立「加拿大默主哥耶中心」(Medjugorje Center Canada)並全力
推動之後,該中心之骨幹成員或活動推廣之先鋒,可出奇地幾乎全是華人。其手法之精巧,活動力之壯強,一時無两。而其背後勢力之大,竟至於可以在梁神父曾任主任司鐸之聖堂近年所印派的堂區年曆之上,幾乎逢周五都見有「默主哥耶」四字,並註明聚會時間。去年,聖堂大堂之內,「默主哥耶聖母朝聖團」的宣傳海報及單張,隨處可見。今年年初,聖殿之內,亦曾見於當眼處公然擺列《默主哥耶聖母祈禱經文》及《訊息》。據二月十五日聖堂《堂區通訊》刊載該中心之「簡報」,今年由多倫多前赴默主哥耶「朝聖」(「Medjugorje Pilgrimage」),五六七及十月均有團出發,「已公開接受報名」,每位收費加幣$1533至$1817不等。而聖殿祭壇上,近中央前處,長年站着一尊聖母石像,两臂向下微張,掌心稍向上,彌撒時同受集體跪拜,尤其獨特。如此環境之下,而華人教友熱衷「奇蹟」者又多,更足引發競往感受「默主哥耶聖母靈驗」的衝動。多城洋教友固為之稱奇,就華人自己,也不免大開眼界。謹錄數端如上,或於討論問題時,聊作背景參考之用。
主祐。
多城一教友啟。

Edward 說...

多城教友:

多謝你提供的資料。

其實遇到這種問題,是可以向當地教區主教報告,並請他作出處理的。有考慮過這樣做嗎?

匿名 說...

Edward 弟兄:


弟山野教民,未知兄台可否代轉達有關當局?

謝謝。

多城教友

Edward 說...

閣下可電郵小弟(edvardvs@hotmail.com),將具體情況告知。我定會盡力效勞的。

小弟在今期公教報,亦就默主哥耶的「朝聖事宜」,刊登了拙文一篇,也許可私下轉呈給您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