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0日星期五

Have Faith ...

尚民在先前的一條論及默主歌耶的題目給予意見,值得各位讀者留意:

尊重你的看法但不敢茍同...

固然,如果一切都只著重於神蹟而不顧靈魂上的益處, 就很不妥當。但縱觀曾到過默主歌耶的教友確實在信仰生活上大有進步,這正是聖母所呼籲的。不得不否認的一點是,天主的義怒確實已快滿瀉了;而默主歌耶的信息亦是在回應聖母在花地瑪等地的呼籲。即使如果你今天告訴我所有神視者也在說謊,聖神也巧妙地讓他結出豐盛的果實。Have Faith! He will take care of the rest.

個人對默主歌耶是中立的,因為我覺得只有天主才全知一切。我知道的既然那麼有限,就不該評論些甚麼。其實,顯現與否真的一點也不重要。回應聖母改變生活才是關鍵。畢竟,沒有事比人靈的得救來得更重要。只要人靈能得救,一切犧牲和困擾都來得有價值。耶穌也不是為這來到世上嗎?

小孩子才能進天國。讓我們拋下一切個人理性的分析及成見,而將自己的心完全交付給聖母,熱心回應, 好使她能帶引我們,步武基督。因為沒有事比人靈的得救來得更重要。

默主歌耶的支持者們,十分喜歡以朝聖者的數目和他們的「皈依感受」來說明這些的確是「聖神的果實」,並將聖神的作為推廣至「默主哥耶聖母」這個原因,來試圖論證這聲稱顯現的正當性和真實性。

然而細究之下,這種思維明顯地暴露出「假性因果」(cum hoc, propter hoc)的謬誤。前往默主哥耶的人士當中,本身有很多人已經是很熱心和在屬靈生活上很進取的教友。當他們一大群地聚集到一個地方,則有很大可能令該處地方充滿天主教色彩,甚至令一些本來冷淡的教友或外教人士深受感動。教會所舉辦的大型聚會,如普世青年節,亦具備這種特色。

若我們套用先前提到過的「懷疑偽鈔」類比,來說明一些貌似聖善、但來歷不明的人士對個別信友和團體做成的影響,則我們可以發現:很多教友所認同的「善果」,其實是與它們被「信以為真」的程度相輔相承的。

但除了「善果」外,默主歌耶地區所出現的「惡果」亦是不爭的事實。

首先,默主歌耶「顯現」的那位「聖母」,在很早的時期起,就已與當地的教區主教Pavao Zanic作對。一些早期「訊息」,甚至對主教依法懲處違反紀律的司鐸,有所偏幫。這可說是默主歌耶問題的第一個警號。

其次,早期「聖母訊息」中,包含若干聖經和神學上的謬誤,最明顯的莫過於以下這些訊息:

你們要有信德,不要做懷疑者猶達斯。

後來神視者的神師,將「猶達斯」改為「多默」!又例如:

我並不分配所有的恩寵。我只從天主那處,獲得我所祈求的一切。

這明顯與聖母作為諸寵中保的道理有所出入。聖母作為諸寵中保,乃有教會的禮儀佐證,且其經文現時為聖母軍的兄弟姊妹採用:「主耶穌基督,我們在聖父前的中保,你既願以你的母親、萬福童貞瑪利亞,立為我們的母親,在你前作為我們的中保:求你仁慈恩賜,使凡向你求恩的,都能藉著她而幸獲一切所求。」

由塵土而來的肉身,在死亡後解體。它永不再有生命。人將另接受經轉化的身體。

這與公教信德所確信的肉身復活,不能相符。

第三,默主歌耶的神視者們,屢次地對教區主教的要求和命令,置若罔聞。這種不服從的表樣,造就和延續了當地一些方濟會士的背叛和違法行為。他們佔據了不少聖堂,非法(illicitly)且無效地(invalidly)舉行修和、婚配和堅振聖事。

第四,神視者的神師們,在普世教會內有如招搖撞騙的「過街老鼠」。例如:Fr. Jozo Zovko被揭發在已被褫奪職權(faculty)的情況下,在其他教區內舉行彌撒和聽告解;而 Fr. Tomislav Vlasic 則在去年,遭到教廷信理部的懲處。

小弟其實十分認同,「人靈的得救」應該是我們處事待人的最終動機,及最高原則。然而,這動機卻並不自動使所有相關行為變得正當。

尚民有言:「只要人靈得救,一切犧牲和困擾都來得有價值」。若這些犧性和困擾是來自行善,則它們當然具備珍貴價值。但事實上,並不是所有犧牲和困擾,都有如此價值。聖保祿宗徒嘗言:「我痛擊我身,使它為奴,免得我給別人報捷,自己反而落選」(格前9:27)。認真的靈修生活,要求我們具有明辨的能力。

默主歌耶的可怕及危險之處,是在於肉眼所見的各種表面善果,與「服從」的傳統德行水火不容。然而,在靈修道路上,及在教會生活中,對長上和合法權力的服從和聽命,乃真正聖德的試金石。

誠如撒慕爾所言:「聽命勝於祭獻,服從勝過綿羊的肥油脂。背命等於行卜,頑抗與敬拜偶像無異」(撒上15:22-23)。本來,撒烏耳要留下阿瑪肋克人的牛羊、用來祭獻給天主的動機不是不好,但他恃著自己的「理性」,而違抗了天主藉撒慕爾所吩咐的命令。就如在禮儀行為中,未有按照天主藉教會所指定和吩咐而行事,則顯然是不能中悅天主的。

在新約時代,主耶穌亦賦予了宗徒和他們的繼承者(主教們)這種訓導和監管的權利:「聽你們的,就是聽我;拒絕你們的,就是拒絕我」(路10:16)。

不少靈異經驗、神慰和群眾的積極反應,的確可成為放在厄娃面前、「好吃好看、令人羡慕」(創3:6)的果子。果子本身是好的,但當天主叫我們不要吃它時,它就是「禁果」了。

當我們渴望人靈得救時,我們亦深切地渴望所有人靈,都能團結於教會的共融之內。但默主歌耶帶來的皈依,往往是在另一更深的意義下,損害教會的共融。

魔鬼的絕招,是將敗壞的事物埋藏於表面美好的事物之下。這「套餐」(package)在救恩史和教會歷史中,曾在不少人的靈修生活中,造成「一失足成千古恨」的憤慨。

當我們將默主歌耶現象視為正當時,就是隱含地認同了它背後蘊含的思維:「按己意行事,而駕空並拒絕服從牧者的判斷,可以是正當的」。在我們為「很多朝聖者感受深刻」、「很多人皈依了」而雀躍時,不經不覺地,我們的仇敵,已將致命的特洛依木馬,放進天主之城了。

7 則留言:

Sherman 說...

似乎EDWARD兄完全洞識先機, 否定了默主哥耶顯現的可能性. 對這, 我並沒有意見: 我中立的立場並沒有改變. 因為我知道不論我再飽讀詩書, 在回到父家以前並沒有任何可能知道真相. 所以我不配評論.

我只知道: 他那五顆石頭的訊息是重要的, 並與花地瑪等地之顯現訊息有易曲同工之妙.

所以即使默主哥耶顯現並不存在, 我也寧願當他是一個"世靑"或"佈道會"來回應他那五顆石頭. 因為我從來也不介意聖母有否在默主哥耶顯現過. 重要的是那"佈道會"的五顆石頭: 祈禱, 守齋, 勤讀聖經 辦告解及親近聖體. 即使你相信默主哥耶與否, 這五顆石頭也肯定能助你成聖. 所以請各位熱心回應聖母在各地的呼龥.

為何要執著顯現與否這個不重要的問題, 而忽略那迫在眉捷聖母在各地的呼龥? 讓我們專注做好本份, 熱心守齋祈禱, 而把其他事都交付主的手中. Have faith! He will take care of the rest.

彌額爾 說...

想回應Sherman 的意見。「從來也不介意聖母有否在默主哥耶顯現過. 重要的是那"佈道會"的五顆石頭: 祈禱, 守齋, 勤讀聖經 辦告解及親近聖體」。既然如此,我們跟本不需要有默主哥耶的背景也是可以的,祈禱守齋讀經聖事不就是教會一向也提到的嗎?

但當我們同意默主歌耶時,我們並不單單同意這幾項善工。這種只提取某幾項善工的做法,和有些人宣稱「甚麼宗教沒分別,最緊要成為好人」云云又有可分別呢?如果這樣說的話,任何人也可以宣稱有聖人顯現,然後強調這不重要。這是一種向相矛盾的。

神貧、貞潔、服從是教會所教導的。我們不能為了某些善果而放棄教會的訓導。這種行為只會慢慢地使我們放棄一切。

彌額爾 說...

曾讀到﹝未能確實,有望各位查證﹞,歷史中也曾有聖母顯現未被證實前,教會也要求有關人仕三緘其口。而聖母那時也指示有關人仕要忍耐,並跟從其長上﹝神父、主教等﹞的指示。
可見聖母也願意我們尊重教會權威的指引。難道聖母也願意見到教友們的不服從、神職的抗命?這是一個很好的indicator。

Edward 說...

尚民:

在世間有很多事情,是不容許我們訴諸無知(appeal to ignorance)的。我們作為凡夫俗子,不管有否到過羅州或默主哥耶,我們皆不可能繞過教會,而扮演專家去為該些事宜妄下判斷。然而,當教會申明她的立場時,我們作為教友的,便該服膺這些訓導和指示。否則我們非但不能找到「捷徑」,且要走很多冤枉路,害己害人,其禍無窮。

我所做的,只是將默主歌耶所屬地區教會當局的立場,予以申明罷了。然而聖保祿宗徒亦曾提及過教會內的一些人,他們「掩耳不聽真理,偏去聽那無稽的傳說」(弟後4:4)。

誠如彌額爾兄所言,那五顆石頭的訊息,乃與教會所一向訓示教友遵守的,並無異致。為鼓勵教友們多齋戒、修和、領聖體、讀聖經和唸玫瑰經,我們根本不需要來歷不明的私人啟示。

聖保祿宗徒曾說過:「若有人競賽,除非按規矩競賽,是得不到花冠的」(弟後2:5)。若動機不當,出師無名,則雖多唸一千次玫瑰經,亦仍將如宗徒所言的:「雖有虔敬的外貌,卻背棄了虔敬的實質」(弟後3:5)──於事無補、徒勞無功。

Calvin 說...

尚民兄提及:「在回到父家以前並沒有任何可能知道真相. 所以我不配評論.」

而我則認為,即使在我回歸天鄉,受基督對我的私審判前,我也有方法去明白,那事情的「真相」,更好說,我可以明白這事的「真確性」。

教會不就是最可靠的裁判者嗎?
教會不就是會告訴我這事的真確性嗎?
教會不就是「已經」告訴了我事實真相嗎?
教宗,以他聖事不能錯權,告訴我們這事的對錯,不就是等同於基督親自告訴了我們嗎?

朋友!我們作教友的,不是在地上,聽天由命!我們作天主教徒的,不像新教徒,只看聖經,以自己的「觀點與角度」「強分對錯」。

作天主教徒的,我們有我們最可敬的教宗,可敬的主教,為我們解答我們的問題!我們不是在痴人說夢話!

Edward 說...

Calvin兄:

多謝你的回應。

在涉及聖母顯現等私人啟示事宜上,教會並不要求信友們以「信德」(fide divina)認同教會的判斷。因此嚴格而言,它們與教宗的不能錯權(papal infallibility)無關。地方主教給予的判斷,其實基本上只有兩個可能:「可信」(constat de supernaturalitate)和「不可信」(non constat de supernaturalitate)──但本質上那只是「人言為信」(fide humana)層面的判斷。

事實上,即使教會的牧者並非以「ex cathedra」的方式作出論斷,我們亦是有責任對他們的通常訓導和一般命令,予以認同和遵守的。

Sherman 說...

尊重眾弟兄的意見. 我想主要的著眼點還是看個人怎樣看顯現的神蹟. 我的立場始終如一: 我保持中立. 因為顯現與否根本不重要 - 人靈得救才是最重要. 而恕我看不到那五顆石頭對人靈得救有何壞處. 留意: 我一直說的是訊息而不是顯現與否.

所以顯現與否這個問題其實根本不用討論, 時間自然會證明一切. 與其花時間去維護或反對或討論默主哥耶顯現是否真確(而不會有確實答案!), 我相信多花點時間和精力於祈禱, 守齋, 勤讀聖經,辦告解及親近聖體更對人靈得救有益處.

Just do our part, have faith, and God will do the 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