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14日星期二

謙恭受教

第二種值得培養的意識,稱為「docility」。

小弟於復活主日,有幸在頗近的距離,參與了進教之佑堂的特殊羅馬禮彌撒。該台彌撒由陳日君樞機以教區主教的身份主禮,屬「大禮彌撒」(Pontifical High Mass)。當中禮儀中的一舉一動,都令我歎為觀止,並處處激發著我的思考。

彌撒開始前,共祭神父偕同一眾輔禮人員,在祭衣室中肅靜地佇立著等候禮儀的開始。

當樞機在場時,大家固然顯得額外端莊和隆重。然而我們堂區聖堂中的聖體櫃,不也是時刻有著主耶穌的真實臨在嗎?不也堪當接受更大的尊重和崇敬嗎?

由是觀之,在聖堂中嘈吵及喧嘩,乃是破壞天主教信仰意識的最有效辦法。

在禮儀的進行中,即使是位高權重的主教,亦要謙遜地遵從禮節師(magister caeremoniarum)的指導。這一點,對普羅信眾而言,亦甚富教育意義。

按照教會的訓導,禮儀的形式既忠實地反映著基督的意願和教會的傳統,則任何人也不能將它予以「操控」甚至「騎刧」。國人喜謂: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主禮者和輔禮人員在信眾眼前的一言一行,「有冇料到」,其實大家是看得明白、看得透澈的。

古語有云:如臨深淵,如履薄冰。作為「在天主面前行走」(ambulantes coram Deo)的禮儀服務人員、以至每一位教友,其實都應有深刻的自知之明,且應懷有受教的心,好能在信仰的實踐(不論禮儀或敬禮、生活見證方面)上,精益求精、日進於德。

這種態度,是不能與「濫竽充數」、「做一日和尚敲一日鐘」的敷衍心態並存的。

這是我們團體所需要的第二種意識。

4 則留言:

匿名 說...

有一個藏在心裏的問題,一直覺得不吐不快,
為什麼那些羅馬特殊禮的輔祭員,個個都在頸上戴上full collar。

如果他們是修士,這還可以理解,但他們只是平信徒,這樣穿戴會否有點問題呢?

甚至有些平信徒輔祭員穿上黑長袍、full collar,戴上司鐸的禮帽拍照,我覺得有點過份.

假如一個修士這樣穿戴,又戴上司鐸的禮帽,又掛上領帶,其他人會怎樣看?

John Eric Lai 說...

Edward說得好,我當日亦有幸近距離參與禮儀服務,亦需要「終身學習,自強不息」,以光榮天主呢!

Fr.Dominic 說...

非常好的反省!
圣经中的例子(梅瑟、撒慕乐以及依撒意亚的榜样)亦有助于信友提高[主亲临礼仪中的意识]——real presence(CCC1374)。
若主教的临在,使我们肃然起敬,那么,主基督——“主教的主教”亲临礼仪中(SC7)岂不更让我们五体投地吗?
我之所以欣赏传统的拉丁弥撒,是因为礼仪表达了对圣事的虔诚、对圣体的尊敬,对礼规重视。可惜......

匿名 說...

你這分享教我想起 Dionysius the Aeropagite 的《教階體系》。當中他說到, 每一個禮儀必須步步為營, 而在一下的蹲下一下的俯首, 全部都有各自的意涵和克己的精神。

我想, 就也是另一種虛空。

"...祂用晦暗的表象遮掩真理。祂使用原型的最蒼白的複本。祂運用非常難以釋義的謎語與象徵方式。為了避免傷害我們,祂只給予了虛弱的眼睛也適宜觀望的麼多光。在這一律法的教階體系中,「聖事」也就是提昇人至靈性中敬拜上帝。" -- 《神秘神學. 教階體系》

張日